国内

香港立法会选举为何延期 权威解读来了

字号+作者: 来源:环球时报 2020-08-01 00:22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香港立法会选举为何延期,权威解读来了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31日下午6时召开记者会宣布,因疫情严峻,香港政府决定将原定于今年9月6日举'...

香港立法会选举为何延期,权威解读来了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31日下午6时召开记者会宣布,因疫情严峻,香港政府决定将原定于今年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选举延后一年举行,至明年9月5日再行投票。对此,香港和内地专家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表示,

延后选举的决定系由特区政府在考虑疫情严重暴发和香港当下社会状况后作出,以保证选举可在“安全、和平、从容”的环境下举行,选出的新一届立法会亦可更好履行宪制责任。

香港立法会选举为何延期 权威解读来了

疫情严峻,9月正常选举已无可能

据林郑月娥当天介绍,特区政府行政会议顾及香港的情况,决定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将本届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她表示,对于如何处理立法会未来一年将出现“真空期”的问题,她已向中央人民政府呈交紧急报告,寻求支持和指示。

林郑月娥解释称,之所以把选举押后的时间定为一年,是因为新一波疫情很大可能持续较长时间,之后社会或再需数星期复元,年底也极有可能出现冬季暴发。而立法会有多项实质职能,把选举押后一年,可避免妨碍立法会年度议事周期和选举周期。她强调,押后的决定是考虑公众安全,完全无任何政治考虑,无考虑选情。

据香港特区政府最新通报,30日至31日凌晨,香港单日新增121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这已是连续第10天香港单日新增确诊病例破百,其中绝大多数都属于本地感染,且大量个案感染源头尚未明确。截至目前,香港累积确诊病例已超过3200个。

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表示,由于本次选举预计有较高投票率,很多票站将无法按照卫生防疫中心要求,实施至少1米的社交距离。“选举事务处估计,30.9%票站需服务4000至8000名选民,而另外45.5%票站更需服务8000至15000名选民。”林郑说,

选管会认为300万名选民投票将带来“几何级”的感染风险,因此认为政府须从公共卫生角度考虑选举是否仍能安全进行。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31日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每日新增确诊病例百例以上,意味着香港已发生持续性社区传播,正处在非常紧迫的节点。一旦防控放松,将可能像一些错失“窗口期”的国家那样出现几万、几十万的病例,后果将非常严重。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29日也曾对媒体指出,

香港现在正处在“拉锯战”的关键时期,防控比治疗更加是重中之重。他建议对聚集性活动进行限制,打击非法集会,并在香港开展全民核酸筛查。

香港立法会选举为何延期 权威解读来了

香港立法会财务委员会主席、立法会议员陈建波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表示,

短期看来,疫情已不可能在香港消退。

立法会选举必须考虑数以十万计在海外及国内工作的人是否能如期返港并免隔离投票,但现在看这很难做到,如强行举行投票则难以做到公平公正。

香港特区行政会议非官守议员、立法会前议员叶国谦则表示,在每天都有三位数新增病例出现的情况下,选举工作和竞选拉票活动已无法正常进行,候选人的政治主张也难得到完整宣介,部分市民还可能因生命安全担忧而不敢出门投票。他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表示,虽然大家都不愿看到选举推迟,但这实属无奈之举。

叶国谦认为,延后选举一年较为妥当,按照现行《立法会条例》由特首每14天检查一次没有太大意义,因为“短期内看不到(感染)清零迹象”,“东京奥运会也是延期一年举办。”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2月到7月以来,全球至少有67个国家和地区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原因决定推迟全国和地方选举,比如原定于今年5月举行的英国地方议会选举推迟到明年5月举行。今年上半年,全国“两会”也因疫情原因而从3月推迟到5月举行。

“只有在安全、从容、和平氛围中举行的选举,才更有利于未来的香港立法会履行基本法赋予的宪制责任。”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这样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这样形容称。

立法权力真空如何处理?

根据香港《立法会条例》第44条,若在换届选举举行前,特首认为该选举相当可能受任何危害公众健康或安全的事故妨碍、干扰或严重影响,特首可指示选举押后。若投票押后,特首必须指明一个日期举行选举,日期不得迟于14天。而据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介绍,此次一次性将选举押后一年的决定,系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

田飞龙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介绍说,如确有必要将选举延后一段较长时间,可由特首会同行政会议,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制定一个选举延期的规例,该规例不受《立法会条例》限制。

根据香港《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规定,在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认为属紧急情况或危害公安的情况时,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可订立任何他认为合乎公众利益的规例。去年10月,香港曾根据《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订立《禁止蒙面规例》。

值得注意的是,延后立法会换届选举也将衍生两大问题:新一届七十名议员任期是三年还是四年?以及立法会一年“真空期”该如何运作安排?根据基本法第69条,立法会除第一届任期为2年外,议员每届任期4年。

对此,田飞龙认为,一般情况下,若在“真空”期间有处理施政报告或财政预算案等重要议程,特首可援引《立法会条例》第11条,于现届议员任期完结至举行选举之前,召开立法会紧急会议,“但这属于‘补救机制’,需一事一议,非常麻烦。”

他表示,更可行的做法是由特区政府向中央提出方案,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批准。这种情况下,香港本地规例如有同中央决定不一致的地方,以全国人大决定为准,且香港本地法院无权对该决定进行司法复核。

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表示,紧急规例只能把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日期推迟一年,而未能处理立法会未来一年将出现“真空期”的问题。为此,她已向中央人民政府呈交紧急报告,寻求支持和指示,并已收到国务院回复:对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推迟情况下如何处理立法机关空缺的问题,中央人民政府将依法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决定。

据全国人大发布,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8月8日至11日在北京举行。尽管目前议程中尚未有在立法会选举推迟情况下如何处理香港立法机关空缺的问题,但外界普遍猜测,相关问题有很大机会在11日的会议上被敲定。

香港事务权威学者刘兆佳29日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表示,尽管特区政府有相应法律安排可作出延后选举的决定,但对于这一决定产生的一系列问题,诸如立法会权力“真空”当如何安排、相关安排的法律基础和依据是否强而有力、是否会受到司法挑战等,在当下特区政治和社会已不稳定的大背景下,中央有必要出手或作出解释,以赋予该决定更强大的法律依据,确保特区政府正常施政。

对于“真空期”具体处理安排,有相关人士建议,可考虑将现任立法会议员任期延长一年,而下届议员任期则缩短为三年。也有叶国谦等人士建议可考虑成立类似“看守议会”,以维持行政立法机关有限运作,包括听取特首宣读一年一度施政报告,审议财政预算案等紧急事宜。“看守议会”只是短期过渡措施,将不会下设事务委员会,亦不会处理现届立法会未完成的法案及拨款,以免出现其权责过大问题。

1.本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不代表依乐网的观点和立场。
2.如本文内容无意侵犯媒体、个人、企业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备注:自媒体、作者投稿可能会被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网友点评
留言/评论 共有条点评
姓名: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