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全球确诊破1000万后,新冠疫苗炼成之路还有多远?

字号+作者: 来源:澎湃新闻 2020-06-29 00:09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全球确诊破1000万后,新冠疫苗炼成之路还有多远澎湃新闻资深记者刘栋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六个月后,全世界对疫苗望眼欲穿。6月28日,美国约翰斯·霍普'...

全球确诊破1000万后,新冠疫苗炼成之路还有多远

澎湃新闻资深记者刘栋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六个月后,全世界对疫苗望眼欲穿。

6月28日,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显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1000万关口,病亡人数近50万,疫情仍没有丝毫停止扩张的迹象。

过去一周,全球81个国家新病例有所增加,仅有36个国家出现下降。在美国、巴西和印度的“引领”下,新冠疫情大流行正在加速进入“全新的危险期”。

全球范围内,新冠大流行带来了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全球制造业供应链断裂;航空、旅游、休闲和酒店等行业遭受重创;学校和企业大量关闭。这些变化正在对人类社会带来深远的影响。

在这场与新冠病毒的持久战中,疫苗成为了人类的最终武器,也是恢复正常生活的最佳途径。

在疫苗研发史上,一款疫苗的平均诞生时间是10到15年,迄今为止最快的纪录是4年。然而这对于全世界来说仍无异于一个噩耗——没有人愿意在新冠病毒的阴影下再等四年——这意味着数百万人的死亡,经济和社会走向全面瘫痪。

眼下,全球范围有超过100个团队在竞相研发新冠病毒疫苗,其中英国、中国和美国的研发进展最快。至少有5款疫苗已经或即将进入到最关键的临床3期试验阶段。研发者们称,有望在今年底明年初创纪录地生产出第一批疫苗。

乐观预测背后难掩的是严峻的事实:疫苗研发历来是一项极端复杂的工作,失败的可能性远远比成功更大。尽管全世界最顶尖的科学家们正在全力以赴,然而人类开始接触、了解新冠病毒仅仅不到6个月,在对这种新型病毒认识尚不完全的情况下,仍有诸多未解之谜困扰着我们。

人体免疫系统的哪一部分能够对新冠病毒带来致命的打击?为什么不同的个体对这种病毒的反应如此不同?病毒的不断变异是否会使疫苗失效?免疫力又会持续多久?

即便疫苗研发成功,更大的挑战在于,如何在短时间内生产出数十亿支疫苗、将其公平分配并安全送达每一个国家。这将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巨大挑战。

疫苗仅仅是人类与新冠病毒这场“战疫”的序幕,我们正在进入到一个更加未知的领域。

今年秋天或许将是新冠大流行的一个转折点:我们可能会等来疫苗的积极消息,同时我们也将知道是否会有第二波疫情袭来。1918年,流感大流行分三波爆发,发生在秋天的第二波疫情是最致命的一波。

新冠疫苗能成为救世主吗?从过往人类与病毒的斗争史中,乐观者和悲观者都能找到各自的理由。2020年的这场大流行,注定将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深刻的回忆之一。

 西班牙,探访确诊新冠肺炎的家人

西班牙,探访确诊新冠肺炎的家人

三期临床测试的挑战

截至本文发稿时,在这场与死神赛跑的全球研发竞赛中,至少有两款疫苗已经进入到了临床三期测试阶段,另外有三款将在7月进入三期测试。

疫苗人体试验一般分为三个阶段,第一期主要确保疫苗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第二期(会有数百人参加试验)初步展示疫苗效果,进一步验证安全性;第三期的试验(需要上万名参与者)则是检验疫苗是否能够真正发挥保护作用的金标准。

一款疫苗前两个阶段的测试结果良好,并不意味着一定可以有效预防感染。只有大规模的、控制良好的第三阶段研究结果,才能证明疫苗是否能真正有效预防感染和挽救生命。

“三期试验中的人数必须是大量的,才能显示出疫苗是否有效。”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LSHTM)疫苗中心主任贝亚特·坎普曼(Beate Kampmann)向澎湃新闻介绍,“前两期试验可以在任何地方进行,三期试验旨在确定疫苗的有效性,只能在病毒仍在传播的地区进行。”

坎普曼介绍,三期试验会将受试者分为疫苗组和安慰剂对照组,最终对比疫苗组和安慰剂组的发病情况,来评价疫苗的保护效率。

坎普曼举例说,假设在10000名注射了疫苗的人群中,经过一段时间,有1000人感染了新冠病毒,而在另10000名没有注射疫苗的对照组中有5000人感染了新冠病毒,这说明疫苗有效地保护了大部分人不被感染。

若按照疫苗效力计算公式——疫苗效力=1-疫苗组发病率/对照组发病率——计算的话,在上面的例子里疫苗效力达到了80%。

“通常三期试验需要6到12个月的观察期。但这也取决于试验地感染率的高低,如果人群中的感染率非常高,那么试验的时间可以缩短。如果没有那么高的感染率,试验时间就需要更长。”她说。

在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的网站上列出了目前全球范围内几乎所有正在进行中的疫苗试验项目以及其所处的阶段。坎普曼表示,在国外进行国际合作试验复杂而昂贵,而疫苗的效果是试验关注的重点。同时,大规模的试验数据也会收集到更多疫苗安全方面的信息。

在这场疫苗马拉松中,目前跑在最前面的是英国牛津大学詹纳研究所(Jenner Institute)和英国阿斯利康药厂(AstraZeneca)合作研发的重组病毒载体疫苗(以下简称牛津-阿斯利康疫苗)。这是全球首个进入三期试验的疫苗。目前,在英国有约1万人参与该疫苗的三期试验,阿斯利康表示,目前为止,试验结果安全良好。

牛津-阿斯利康疫苗同时还计划在美国征召3万人,在巴西和南非招收数千人同时进行三期试验。阿斯利康表示,如果试验顺利,最早将从今年9月或10月开始向英国、美国提供首批疫苗。

紧随其后的是来自中国国药的一款疫苗。6月23日,国药集团在其官网宣布,由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和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联合研制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将在阿联酋开始国际临床三期研究(以下简称国药疫苗)。

河南省疾控中心疫苗临床研究中心主任夏胜利是国药灭活疫苗一期和二期临床试验的负责人,国药疫苗此前的试验结果良好。他对澎湃新闻表示,目前这款疫苗的国外三期临床试验还未正式展开,仍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

多位专家向澎湃新闻表示,国际合作的三期临床试验面临不小的困难。在大流行期间进行临床试验带来额外的挑战、实验花费大、与国外合作机构的沟通、政策的不稳定性、不同文化背景下实施操作的不确定性以及用安慰剂做试验是否为当地伦理接受等问题都是不小的挑战。

与此同时,另外两款将在7月进入三期临床试验的疫苗分别是美国莫德纳公司(Moderna)的mRNA疫苗和中国科兴中维的灭活疫苗。前者计划招募3万人参与试验,而后者则计划在巴西招募9000名志愿者参加试验。此外,中、英、美、德等国还有多款疫苗正在或将要进行二期临床试验。

此前人类与病毒斗争的一个主要教训是:在疫情期间疫苗研发虽大幅加速,但仍错过疫情暴发。这在2003年的SARS(“非典”)、2014年的西非埃博拉疫情中都曾发生过。

2014年春季西非暴发埃博拉疫情时,尽管埃博拉病毒在四十多年前就被鉴定出来,此前也有过几次暴发,但是一直都没有疫苗,也没有药品,诊断产品也有限,大部分产品研发仍停留在临床前阶段。

1.本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不代表依乐网的观点和立场。
2.如本文内容无意侵犯媒体、个人、企业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备注:自媒体、作者投稿可能会被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网友点评
留言/评论 共有条点评
姓名: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