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花木兰》“转网”背后,迪士尼在下一盘什么棋?

字号+作者: 来源: 2020-08-06 10:25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刘亦菲主演的迪士尼电影《花木兰》上映期一波三折,经历了3度“退档”之后,迪士尼决定不再苦等进军大银幕,毫无预警宣布该在北美和全球其他一些市场将绕过'...

刘亦菲主演的迪士尼电影《花木兰》上映期一波三折,经历了3度“退档”之后,迪士尼决定不再苦等进军大银幕,毫无预警宣布该在北美和全球其他一些市场将绕过院线上映,于9月4日上线流媒体Disney+,价格为高端点播价29.99美元。

迪士尼CEO Bob Chapek表达了对该片高端付费点播交易、促进Disney+订阅用户的提升等数字的兴趣,然而直接放弃北美票房这一块大蛋糕,上线流媒体,迪士尼这一出人意料的决定到底为何?在疫情影响下,以迪士尼为代表的好莱坞巨头“院网同步”或者“网络首发”的模式,对于整个电影产业将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疫情下,迪士尼多处业务“亮红灯”

疫情下,迪士尼的日子并不好过,其多方面业务都受到影响。从刚公布的迪士尼2020财年三季度财报显示,业绩继续下滑,其中营业收入117.79亿美元,同比下降41.87%,环比下降34.59%;净亏损47.21亿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17.6亿美元,上季度净利润4.6亿美元。

一方面主题乐园业务受重创。从收入结构来看,迪士尼公园业务每年创造约200亿美元的收入,有40%的利润,然而受疫情蔓延影响,迪士尼多家乐园处于关闭状态,主题乐园收入受到巨大的影响。

疫情下,迪士尼1月25日及26日分别关闭上海及香港两家迪士尼园;东京迪士尼于2月底停业;3月12日,美国加州迪士尼乐园宣布关闭;3月16日,美国佛罗里达州迪士尼乐园以及巴黎迪士尼乐园亦关闭。这是史上首次迪士尼旗下6家乐园同时全部关闭。其中,东京迪士尼乐园和迪士尼海洋乐园曾四次被延长闭园时间。

线下乐园的关闭,使得迪士尼公司三季度业绩继续下滑,财报显示疫情对该部门造成约35亿美元的负面影响,该部门财季亏损19.6亿美元,上年同期的营运利润为17.2亿美元。

此外,电影推迟,生产延误和体育联赛陷入停顿也影响了电影和电视制作发行。就电影来说,基于庞大的内容库,电影票房一直都是迪士尼最主要也是最直接的收入来源。

2018年,迪士尼全球电影票房超过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95亿元)。2019年,迪士尼更是迎来了巅峰。在2019年全球票房排行榜上,前10名中,迪士尼就包揽了7部。

尤其根据Statista网站数据显示,迪士尼在北美电影市场内的票房占比,整体来看呈上升趋势,2019年达到33.1%。

然而在疫情影响下,耗资超2亿美元的《花木兰》就撤档3次,《黑寡妇》《X战警:新变种人》《大卫·科波菲尔》《窗里的女人》《新变种人》《鹿角》等大片也相继撤档延期;此外,《小美人鱼》《尚气》《最后的决斗》《小鬼当家》《玉面情魔》宣布停拍。

这就意味着上亿甚至数亿美元票房分成不得不延后,也使得刚刚合并二十世纪福克斯,以及和漫威达成全面合作,准备在今年大展拳脚的迪士尼公司的电影业务遭受毁灭性的打击。

这时候,在去年就布局了流媒体的迪士尼,找到另外一条路。

流媒体不降反增,“院网同步”一拍即合

与线下业务形成巨大对比的,是迪士尼流媒体业务的迅速扩张。

2019年,随着在线视频的崛起,迪士尼开始布局流媒体,Disney+于2019年11月正式上线,和目前的hulu、ESPN+形成迪士尼流媒体矩阵。根据迪士尼CEO的说法,Disney+ 的目标是,五年后,在全球范围内收获6000- 9000万订阅用户。

然而还不到一年,迪士尼流媒体服务已经拥有1亿付费用户,其中包括Disney+、Hulu和ESPN+,其中,Disney+的用户数量已经达到5750万人。

今年,迪士尼一直在加重了流媒体的布局,此前就宣布旗下流媒体业务“Disney+”正式在英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7个欧洲国家上线。并且将合并后的实体Disney+Hotstar的年费从之前999卢比(13.2美元)提高到1,499卢比(20美元)

由此可见,迪士尼流媒体发展势头渐好,与Netflix等先入者相比,迪士尼流媒体最强大的武器,无疑是充足的IP内容库。

Disney+上线第一年,就陆续上架已有的7500 集电视节目、25 个原创剧集、10 部原创电影和特别节目,400 部老片和 100 部近年院线新片,还包括迪士尼定期雪藏的经典内容,比如已经无法买到DVD的《狮子王》、《美女与野兽》等经典影片。

最近上线的音乐历史剧《汉密尔顿》和碧昂丝音乐电影《黑人为王》的首播为Disney+带来了明显的订阅人数增加。

可见,疫情之下,迪士尼流媒体有通过重磅内容吸引付费用户的需求,而迪士尼院线电影发行和制作陷入停摆之中,二者一拍即合,促成了迪士尼重磅大片《花木兰》的院网同步发行。

不过这也不是一蹴而就,早在疫情早期,就有一些电影公司将电影从院线转移到线上上映,例如《阿特米斯的奇幻历险》(Artemis Fowl)就在Disney+独家上线,《前进》在4月在Disney+上线,此前,环球影业出品的《魔发精灵2》作为第一部“网络首发”的好莱坞影片,三周赚了1亿美元,都令业界振奋。

这些尝试,也为《花木兰》的院转网提供了参考和信心,依据此次《花木兰》的定价,只需要700万人购买,2亿美元的制作成本就可以回本。然而29.99美元,约合人民币209元,远超美国影院票价。在全球最大票仓北美无法进入影院的情况下,“高价点播+部分区域线下放映”的模式能否让《花木兰》收回成本呢?

“院网发行”变革下,如何延长内容生命周期?

其实无论是好莱坞还是国内,线上同步或联合发行模式在今年频频出现。

就国内来说,从大年初一《囧妈》“转网”开始,院线电影就开启了一轮转网的热潮。7月24日,电影《征途》在爱奇艺“超级影院”独播上映,除1.2元的秒杀价外,会员需付费12元,非会员则达24元,远超过去线上电影点播价格,甚至与一些影院优惠电影票价持平。据片方称,《征途》“上线72小时,片方收入破4262万元,创造了网络首播电影付费模式下的新纪录”。

在好莱坞,《花木兰》院网同步发行并不是个例,为了应付疫情对院线收入造成的影响,好莱坞几大片商迪士尼、华纳兄弟、索尼影业等早已在3月份就开始尝试“院网同步”的发行模式。

然而随之带来的问题是院线窗口期的缩短。7月27日,电影《妙先生》公布了发行通知,文件显示密钥只有7天。也就是说,电影在院线公映7日后,即可转为网播。

此前环球影业的《魔发精灵2》选择了“网络首发”,成为第一部“转网”的好莱坞电影,主动打破好莱坞院线电影90天的固有规则,并且与AMC院线达成全新合作协议,将院线窗口期定至17天(比原先的90天大幅缩短),即环球影业能够让其旗下新片在院线公映17天之后就开始推出数字租赁服务,

在此过程中AMC能够从制片厂的数字租贷服务中获得净利润的20%,并且在电影票房分账上额外获得两个百分点(即院线分账占比达52%)。

电影窗口期的缩短,线上付费点播的加持,对于内容来说,最终到底能否实现双赢,是影片内容和观看方式的互相博弈,需要在这个过程中制定一份行之有效的规则,保证内容价值的最大化。

就像上海鸣涧影业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朱辉龙在上海电影节表示,内容的价值和根本还在于版权的生命周期,版权的生命周期越长交易才能越持续,因此, “内容本源、渠道分明互为发展,优秀的内容才能实现价值的不断释放”

结语

《花木兰》“院网同步”发行策略,一方面是因为迪士尼本身在多项业务受重创下,加码流媒体的一次重要尝试,此外,一定程度也说明了“院网同步”或者“网络首发”的模式也正成为好莱坞尝试的重要模式。

这种模式,能够为片方提供了更多的发行可能性,也为平台提供更多内容和收入。网络发行将和院线发行相互促进,对于构建一个多元的电影发行体系有着积极作用。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延长内容生命周期,实现内容价值的最大化,或许是片方和平台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1.本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不代表依乐网的观点和立场。
2.如本文内容无意侵犯媒体、个人、企业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备注:自媒体、作者投稿可能会被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网友点评
留言/评论 共有条点评
姓名: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头条焦点
精彩导读